• 火狐电竞app网址
    0755-8966 8018

首页 > 新闻中心

太难了偶像做不出大众化歌曲

作者:火狐电竞app下载 来源:火狐电竞手机版下载 | 2022-08-10 04:28:38


  4. 音乐只是偶像的一部分工作内容,工作忙碌让他们难有时间在音乐中寻找自我。

  5.年轻听众喜欢说唱,大众喜欢经典华语流行,偶像音乐重在自我标榜,难以获得共鸣。

  6. 偶像可以找到更好的制作人,但需要有清醒的自我认知才能做出符合自己定位的音乐。

  年初,豆瓣发布2021年度音乐榜单,榜单上显示王源的专辑《夏野了》不仅登顶豆瓣年度高分专辑第一名,还获得了年度最受关注专辑第二名以及年度最受关注流行专辑第二名,可谓是收获颇丰。

  豆瓣音乐榜单因其小众且更加注重音乐性广受乐迷关注,此次与王源入围年度高分专辑前十的歌手包括黄绮珊、五条人、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Lana Del Rey、The Weeknd等,王源作为唯一一位偶像歌手拿下第一名,让粉丝感到惊喜又自豪。

  与榜单上大多数有口碑但缺乏关注度的音乐人不一样,王源作为偶像出身,作品的曝光度相对较高。

  《夏野了》的实体专辑一上线便被抢空,例如#王源夏野了开箱视频#、#王源抢到了#、#王源夏野了实体专辑细节#等8个相关话题登上微博热搜,专辑的一半曲目达到了百万收藏量,在粉丝眼里“叫好又叫座”。

  同样音乐战绩颇丰的还有时代少年团,1月10日登上微博热搜的内娱爱豆组合收藏量前200盘点中,时代少年团多首曲目占据该盘点表格。

  现在数字专辑不能重复购买,十万收藏量、百万收藏量这一个个代表着不同受众基础的门槛,正被粉丝紧盯。时代少年团凭借着持续稳定的运营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不过尽管数据亮眼,年轻偶像们的歌曲还是被嘲“粉圈自嗨”。在相关粉丝论坛里“如果不是偶像,还有人听你担的歌吗”这种提问下,多数粉丝认为自己偶像的音乐脱离粉丝后,可能没人听。

  过去一年,“难听”频繁登上微博热搜榜,2021腾讯娱乐白皮书显示,INTO1、时代少年团等多数偶像歌手发歌时,听众多用“难听”表达自己的直接感受。

  所以,偶像究竟要做什么样的音乐才会既走在潮流前沿还会有大众化传唱度。尽管这两者并不矛盾,但要真正做到却又“难于上青天”。

  国内因为选秀节目多了不少偶像,但与K-pop偶像不同的是,国内偶像歌手在演艺市场拥有较多选择余地,在做音乐方面,他们往往也有自己的追求。

  2018年,张艺兴在自己的个人第三张专辑《梦不落雨林/NAMANANA》里提出了M-pop的概念,M-pop是指用中文作为基础语言演唱,加入一种或者一种以上其他国家语言的歌曲,全称为Mix Mandarin pop。

  这种概念被张艺兴沿用至今,在他发表的作品中无论是舞台还有音乐,都提到了M-pop的概念。

  随着张艺兴制作了更多与国风结合的流行音乐,M-pop成为更偏向于将中国风与国际音乐风格相结合的音乐类型。

  在张艺兴最新释出的专辑《东》中,其介绍到自己已经通过五年推出四张专辑建立了M-pop的文化宇宙,《东》是其开启全新宇宙的首个作品。

  C-pop指华语流行音乐,并不是全新的概念。从黄子韬的首张专辑《T.A.O》开始,其每张专辑的宣言都是誓将C-pop打进国际舞台,而自己也已经在这个过程中成为了引领C-pop潮流的唱作人。

  音乐是偶像工作的一部分,在这部分上偶像也需要最大化地展现自己的独有魅力。许多偶像歌手直接将自己的名字或者符号用作专辑取名,这是他们最显著的个人标签,例如刘雨昕的首张专辑取名为《XIN》,黄子韬的首张专辑取名为《T.A.O》。

  国内的偶像有更多的音乐空间,他们可以像独立音乐人一样尽情的表达自己,但因为是偶像,所以他们的音乐也需要有更多标榜自己的成分。

  BIGBANG过去能够在竞争激烈的韩国偶像市场上脱颖而出,就是靠着自己的创作力与普通偶像拉开了区别。

  同样的大众对EXO这种传统偶像感到无聊的时候,BTS凭借自己写歌吸引了不少讨厌被颜值绑架偶像审美的粉丝。

  国内打造偶像音乐参考K-pop,K-pop意味着高标准、高质量,在旗下艺人创作力无法达到与公司规划相符合的情况下,很多韩国娱乐公司不会发行艺人创作的歌曲。

  不过近几年来,韩国偶像开始流行发布自作曲用作新的宣传手段,内娱偶像歌手也开始如此。

  张艺兴的首张个人专辑《LOSE CONTROL》收录曲全部为自作曲,强调了唱作人的面貌;孟美岐最新释出的专辑《歧义双瞳》强调了是创作专辑;蔡徐坤的首张EP三首歌皆宣布参与创作。

  发行创作专辑可以积累新的对外形象,自己掌握词曲创作更能够展现自己独有的色彩,自作曲成为了每个偶像尝试转型的角度。

  但音乐并不是偶像的刚需,由于不敢表达加上身边总是充满赞扬的声音,大多数偶像在做音乐上没有时间去沉淀,他们的歌曲也得不到大多数人的共鸣。

  用创作打动人一定要让听众从中听到真实的声音,以王源的《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为例,这首歌之所以关注度更高,正是因为王源的出道经历大众有目共睹,能够从这首歌中读到他自己。

  各个偶像娱乐公司打造旗下艺人的作品,对标的都是韩国或者日本偶像的音乐企划,甚至为旗下艺人出歌用同一个MV导演或者同一个编曲家。

  K-pop曲目的重点是洗脑,很多韩国偶像组合的歌曲是因为搭配了整个K-pop华丽的视觉展设计才让人有想听的欲望,在国内并不适用。

  随着国内听众对不同音乐流派的关注度转移,偶像们也开始通过尝试不同的音乐类型打造自己的音乐作品。

  2019年,易烊千玺与独立乐队橘子海合作了歌曲《冷静与热情之间》,这样的跨圈合作在独立音乐圈引起了不小的讨论。去年易烊千玺与乐队夏日入侵企画合作《四字歌》,同样也收获了不少乐迷的关注度。

  近些年来,通过个人风格拥有不错音乐成绩的偶像歌手大多是嘻哈类型,说唱歌手自己写歌词的刚需成为了他们转型音乐人的优势。

  小鬼虽然在《中国有嘻哈》中早早被淘汰,但通过不断的输出自己的音乐作品,转型音乐人初见成效。在2021腾讯公布的年度十大说唱歌曲中,小鬼以5首歌曲占领榜单半壁江山,并且其已经成为目前音乐平台关注人数最多的说唱歌手。

  同样的王嘉尔一如既往坚持做嘻哈音乐,已经在大众层面积累了潮流的个人形象,但就像王嘉尔出许多歌曲都不及与林俊杰合唱一首《该死的温柔》热度来得快一样,最大多数人对华语音乐的期待,一直偏向于周杰伦、林俊杰这个时代带来的歌曲审美。

  2015年周杰伦为TFBOYS谱曲的歌曲《剩下的盛夏》,一直是组合热度最高的一首歌。

  以前郑楠给SHE和飞轮海写歌,现在郑楠给华晨宇写歌;以前曲世聪和张杰搭档,现在曲世聪给时代少年团写歌;以前谭伊哲为李宇春创作《会跳舞的文艺青年》,现在其也为多个偶像歌手进行编曲。

  同样的制作人依旧为现在的华语乐坛输出作品,歌曲的影响力和以前相比却差了许多,偶像与歌手越来越清晰的界限,让大众对偶像的音乐提不起兴趣。

  现在无论是偶像还是歌手,发表的许多歌曲都与商务或宣传有关,这些歌曲与他们给大众的既定印象产生割裂感,作品就只有粉丝在听。

  K-pop因为韩国本土市场竞争激烈需要走出去所以才保质保量,而中国市场足够大,成名偶像没有那么大的动力将C-Pop推到国际市场,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艺人开始走普通人人设,他们不需要努力也有很多人喜欢。

  中国追星群体的消费能力高,就像饭圈名言“买一张专辑只代表是路人”一样,这个群体从来不吝啬给偶像花钱,但粉丝花钱买的专辑很多时候送给别人也没人听。

  在豆瓣相关的数字专辑互换小组,部分偶像的专辑难以换到其他歌手同等价位的专辑、多买的数字专辑打折卖也出不了。在饭圈,不同偶像做的音乐也有鄙视链。

  偶像歌手有更高的收入,能找到更好的制作人做好的音乐,蔡徐坤与YG的制作人CHOICE 37合作取得不错的效果后,合作越发紧密。鹿晗一直以来与固定的音乐团队合作,打造了属于自己的City Pop风格。

  歌手有清醒的自我认知以及音乐审美,才能利用好这些资源为自己的音乐事业加码,吸引到自己饭圈以外的歌迷。